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生日把处女身给他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26日 10:23 来源:

     

    来源:河南商报

    猫猫是个20岁的好看的女孩子。白皮肤,长直发,浓眉大眼。肉嘟嘟的嘴唇,一笑就露出一口糯米牙,猛一看,就是袖珍版的影星梅婷。

    猫猫说自己的外号是男友给起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吃东西的样子特像一只猫。猫猫以前也谈过朋友,可从没有一个人像李岩这样,让她感觉心里踏实。因为李岩,20岁的她竟开始向往婚姻了。当然猫猫不敢让妈妈知道这些事,她说如果妈妈知道了非把她骂死不可。她满满的隐秘的幸福不能说给爸爸妈妈,甚至不可以说给身旁的同学,于是她找到了我。猫猫想把故事登在报纸上,给男朋友一个惊喜。4月24日是猫猫和李岩的纪念日,因为去年的这一天,他俩认识了。

    网上的婚礼

    2006年4月,我去了一家公司实习,在那里认识了李岩。

    李岩是那种温和干净的男孩。这干净不是因为他的穿着,而是他的长相。一个人长得干净了,不管什么衣服套到身上,都会有玉树临风的味道。

    男女之间,第一眼的感觉很重要。我能感觉出李岩对我的好感,虽然我也很欣赏他,但他邀我出去吃饭时,我还是拒绝了。

    因为那时候我是别人的女友。男友是搞演艺的,很帅也很酷。他是家里的独子,身上有着独生子女特有的霸道和自私。虽然比我大五岁,但我们俩吵架的时候,他从来不让我。我记得有天吵架,吵到凌晨四点多,我困得眼都睁不开了,我说我想睡觉了。他说不行,咱俩得说清楚了,你要睡觉,咱俩就分手。

    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呼朋引伴,一大桌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忽然就消失几天,说去外地拍东西了,过一阵子忽然又出现在面前,让我感觉特别不适应。我觉得我俩在很多方面都有分歧。又一次吵架后,我坚决提出了分手。

    虽然是自己提出的分手,可人毕竟是感情动物,要说一点也不难过,那是假话。一天晚上,同宿舍的三个死党陪我聊天。那天我们买了几罐啤酒,喝到半醉的时候,一个女孩说:“不喜欢的分就分了呗,你也别猫哭耗子假难过了!”另一个说:“自己喜欢才最重要,没觉得李岩很喜欢你?”我说:“别胡说!”死党就一副很不屑的样子:“什么年代了,别人都只争分秒了,你还磨磨叽叽!”我说:“人家又没跟我明说,我那么自作多情算什么啊?”女孩说:“这还不容易!”拿出手机啪啪啪就拨了李岩的号码,然后把手机递给我。我像拿着一个刚烤熟的热红薯,接也不是,扔也不是。就听见李岩很温柔的声音:“怎么了猫猫,你在喝酒啊?女孩子还是少喝点酒。”我很冒失地问:“你是不是不喜欢喝酒的女生?”他说:“没有,你在我心里就挺好的。”我脸红红地挂了电话,真想抽自己一耳刮子:什么话,问得也太没水平了,简直跟花痴一样!

    虽然这样骂自己,可李岩的话也让我确认了自己的直觉:他是那个可以容我撒娇甚至耍赖的人。以后有了不开心,我就打电话给李岩,几乎每次他都可以把我哄开心。

    有天我出去买衣服,转了半天也没看上一件,忍不住打他电话发牢骚。他说:“门口店里有一件很适合你,我买给你吧?”我说:“算了吧,我又不是你老婆!”他半开玩笑地说:“那你要不要做我老婆?”我说:“切!一件衣服就把我收买了?你想的倒美!”

    有天在QQ上聊天,他说:“你知道网婚吗?咱在QQ上结婚好不好?”我心里说什么是网婚啊,见识一下也没啥吧?小算盘打完,我说:“好吧,反正又不是真的嫁,就在虚拟世界里让你开心点吧。”

    那天我们在网上举行了婚礼。李岩送了我最爱的棒棒糖和果冻,QQ上的我穿着洁白的婚纱,感觉又新鲜又刺激。

    公交车事件

    2006年12月18日,我跟三个女伴找李岩玩,吃过晚饭他送我们回家。末班车站台上站满了人,因为要坐到终点站,我们决定谁先上去谁占位。车来了,灵活的我从人缝里挤上车占了两个座位。这时一个胖女人上来了,一屁股坐在我的包上。我说:“对不起,这里有人了。”连说三遍,她都不搭理我。我忍不住低声嘟囔了一句:“真没素质。”没想到她开始破口大骂。后上车的女伴一看这情形,也开始跟她吵起来。李岩在旁边拉我胳膊,劝我算了。我觉得这女人太嚣张了,不就一座位嘛,你想坐我给你,可你也不能骂人呀!她看我们人多势众,下车的时候说了句:“你们别牛,等着啊!”我们以为她在威胁,就揶揄她:“我们就在终点站下车,等着你呐。”

    车在终点停下了,我们往校园走去。就见前面驶过来一辆面包车,几个人拿着铁棍、扳手从车上跳下,气势汹汹朝我们冲过来。

    我们几个女孩一下子傻了。李岩迎上去说:“哥,算了,小女孩不懂事,别跟她们一般见识。”那几个人不说话,一脚把李岩踹翻在地,抡着棍子就朝我们打过来。我呆呆地站在那里,腿发着抖,却一步也动不了。李岩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挡着棍子:“哥,听我说……”话还没说完,一根铁棍就抡在了头上,血瞬间涌出来,糊住了李岩的眼。我们吓得失声尖叫,那几个人吹一声口哨,坐上车就跑了。

    我抱着李岩,眼泪刷刷地掉下来。我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李岩捂着伤口,血从指缝里一滴一滴淌下来。他疼得厉害,却反过来安慰我:“没事,这点血,死不了人的。只是以后出去,别惹事了。”我一边哭一边点头,想安慰他,却说不出一句话。

    吃了一次干醋

    李岩头上的伤口结痂了,我也正式成了他的女友。我在他的呵护和宽容里沉醉,女伴们都说,李岩对我太好了,把我惯得都有小姐脾气了。

    2007年3月7日,我去李岩的单位找他。下楼的时候,李岩接到一个女孩的电话,那女孩估计是想请他吃饭,李岩说:“我女朋友来找我了,改天吧。”虽然李岩一直在推托,可我心里的醋坛子已经翻了。我说:“美女请你吃饭你还不去,装什么高风亮节?”他说:“我跟她又不熟,只是公交车上认识的……”我一下子就炸了:“公交车上认识的你就给人家留电话,你可以啊!”他说:“她是推销药品的,不留电话就一直问……”我没等他说完,打个车就回了家。

    家里黑洞洞的,估计爸爸妈妈去散步了。我关了手机,静静地躺在床上。一会儿李岩上楼了,在门口喊着我的名字,我憋着不吭气。他敲了很久,看没动静就回去了。

    听着李岩下楼的声音,我突然很后悔。跟前男友相比,李岩对自己很宽容。我也知道,他跟那个女的根本没什么。我问自己:猫猫,你是不是幸福的日子太久了,故意找点不痛快?

    我打通另一个哥们的电话,让他陪我一起吃饭。他直接就批评我:“你脾气太坏了,今天是你不对。你没事找什么事呀?”他打通李岩的电话:“猫猫跟我一块吃饭呢,来吧哥们。”

    李岩来了,情绪很低落。我本来想跟他道歉的,可看他那样子,我心说:“你做给谁看呢,好像是我伤害了你一样!”我不理他,开始一杯接一杯喝酒。他夺走我的杯子,我又点了一支烟。他说:“女孩子抽烟对皮肤不好,别抽了。”我把他甩到一边,我承认那时候我就是跟他挑衅。

    李岩送我回家,路上一直沉默着。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说:“别抽烟喝酒了,以后对孩子不好。”我脱口而出:“谁要跟你结婚,谁要跟你生孩子!”他愣住了,闷闷地说了一句:“那你自重吧。”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心痛得厉害,蹲在地上就哭了起来。走出老远的李岩跑回来抱住我,我紧紧地搂着他,我说:“你真的生我气了,你不要我了吗?我只是吃你的醋,我不能见你对别的女人好!”李岩说:“我知道你脾气倔,小心眼,这些我都不怪你,我生你的气,是因为你吸烟喝酒。”他给我擦着泪:“猫猫,你说你吃的什么干醋啊!好了,好了!都过去了……”

    这一刻的幸福

    3月29日是李岩的生日。我在二七广场等他。看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我忽然有些感慨:真的,这个世界这么大,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但真正跟你生命有关联,真正爱你疼你的,又有几个?

    那天晚上,我把自己交给了李岩。也就在那一刻,我对婚姻有了渴望。我对自己说:你一定得珍惜身边的这个人。

    李岩开始比以前忙了。我知道他是为了多挣点钱。李岩兄弟两个,父母都是普通的退休工人。李岩对我说他一定要凭自己的能力给我买套房子。他出差的时候,我忍不住会打电话撒娇,我说:“你成天出差,我天天在家盼着你,都快成望夫石了。”他说:“可别!我可不想让我的猫猫变成石头。你说,回去想要什么?”我说:“棒棒糖!”他在那边大声叹息:“猫猫,咱有点出息好不好?就不能庸俗点,找老公要点钻戒呀房子什么的?”我听着他的讽刺,心里却美滋滋的。我不知道幸福的定义是什么,也不知道将来会怎样,可我清楚,不管幸福有多少种定义,在这一刻,幸福的定义,就是耳边爱人的絮语。幸福的人,就是我。

责编:闫冬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