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我爱的是好友的男人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26日 10:26 来源:南国都市报

  

    我跟小希认识已经十几年了,我们从念中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上大学也在一起,等到工作了依然在一座城市,别人都羡慕我们,说我们好得亲密无间。读书的时候,无论谁看到我们其中的一个,都会问另一个呢?我们就像是两株并蒂莲,缺少了谁都是不完整的。

    别人眼中,我们是一对姐妹花,同样的美丽、优秀、能干。可实际上我和小希是完全不一样的女子,她明亮璀璨,而我的性格中有一些黑暗的东西,总是在摧毁既有的规则和感情。但我们又是有着共同本质的,相生相克,在彼此眼中生长,看到对方就像看到自己,是从体内剥离出去的另外半个不同性格不同命运的自己。

    我是天蝎座,喜欢化很浓的妆,长发,妖娆妩媚;小希是天秤座,短发,身材修长,有种高雅的气质,单纯美丽。我在一家公司做销售,常常要应酬各种各样不同的人,迎接各种挑战;小希在一家银行做前台,每天做着同样琐碎和枯燥的工作,生活平淡安定。

    我、小希和她的男友韩文浩如影随行

    小希和我住在一起,我的工作没有时间概念,加班是常事;而她每天按时上下班,有男朋友接送,是幸福的小女人。周末的时候,我们三个人会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这是从大学时代就养成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过。

    我,小希,以及她的男友韩文浩,我们三个是大学里的死党。1999年的秋天,我和小希一起到了这个南方的学校读书,我们拖着行李箱,找到报名的地方,第一眼见到的人就是韩文浩。韩文浩是我们的学长,那天负责接新生。我和小希同时走向他,他伸出手要接过我的行李,而我把小希的行李递给他。因为我和小希之中,我一直是比较独立的那个;也因为,那瞬间我看见小希的眼睛里闪现出异样明亮的光芒。

    后来韩文浩带我们去注册、去宿舍,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是很铁的哥们,有文浩在的日子一点儿都不闷。第二年,文浩和小希在一起了。当小希告诉我这个消息时,那一刻我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

    不过我相信爱是一个人的事,我爱文浩和他和小希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什么都没说,我们之间也什么都没改变,直到文浩毕业,留在这座城市工作。后来我和小希毕业也留了下来。我们仍然是三个人,小希等文浩攒够了钱就结婚。

    所有人都认为,小希和文浩从大学至今的相恋是个奇迹,同样的,我大学四年一直单身也是个奇迹。我身边从来没有缺乏过追求者,但我没给过任何人接近的机会。小希和文浩不在我身边时,我就坐在海边的礁石上看泡沫看飞鸟,不需要其他人陪伴,不寂寞。

    我心里爱的男人是她的男朋友

    事情开始脱离正轨,是在一次陪客户吃饭的晚宴上,没想到文浩竟是对方的一个代表,我们坐在一起,为合作的成功而举杯庆祝。文浩似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杯杯地喝酒,我怕他失态,匆匆带他离席,送他回到住处。

    文浩住的地方有个很大的窗户,我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灯火和人群,他在我身后,忽然说:“颜茹,其实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你是这样独特的一个女孩子。”我对着窗户幽幽地说:“文浩,我们总能喜欢上和自己相似的人,你同我一样,内心存在着破坏性的情绪。”我转身,却正好撞进他的怀里。我的呼吸急促起来,文浩问:“你害怕么?”我拼命点头。他没有理我,将我打横抱起来,走到床边放上去,然后他的吻就铺天盖地压过来。那一刻,我觉得我等到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等待的人,久违的幸福的感觉一点点地将我湮没。可是我睁开眼睛,却看到墙上小希的照片,冲我笑得那么甜。于是我用力推开文浩,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此时的文浩似乎也清醒过来,他一脸歉疚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想道歉,可我无法面对此刻的他,那么陌生和遥远,好像认识了六年的人并不是眼前的这个人。我夺路而逃,奔回住处。

    可是第二天再见到文浩时,他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好像根本记不起昨天的一切。我自然也是什么都不会提起。文浩太了解我,他知道小希就是我的软肋,我绝对不会向小希说出这件事,因为我不愿意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在小希和文浩的订婚仪式上,我看着文浩给小希戴上戒指,我看着他,我看着她,什么都不说。小希很幸福,喝了很多酒,我怕她饿着,就不停给她夹菜。晚上回去后,我坐在小希身边,一直盯着她的戒指,我看着她,她忽然就明白了,抱住我哭:“颜茹,原谅我。我太自私了。颜茹,你不要不理我,我最怕你不理我。”我拍拍她,说不会的,然后哄她去睡觉。

    我和小希选择了友情放弃了爱情

    小希终究是要嫁给文浩的,有我在,他们就不会太幸福,我离开可能会好一点。

    我来了遥远的海口,这里没有伤害,我开始重新打拼我的天下,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想找到一个立足之地不是太容易。起初的几个月,我的生活一直在忙碌和清苦中度过,后来拿下几个客户,工作便渐渐有了起色,生活也逐渐好转起来。

    现在的生活挺适合我的,没有爱,没有伤害。只是这样的钢铁森林里,人人带着面具生活,想找到一个真心以待的朋友都很难。不忙的时候,我也会想到小希,想到文浩。那个我很想去爱的男人,但是始终不可以。

    三月的时候,文浩忽然出现在我的城市里,他是出差路过,来看看我。我陪他在海口玩了几天,我们很亲密的样子,照相的时候很像情侣,可是我们没有牵过手,我们不是男女朋友。送文浩去机场,安检之前,他问我:“颜茹,你真的不跟我回去吗?”我说:“回去,你能为我放弃什么?”他低下头,说:“对不起,颜茹,我不能放弃小希。”我走过去拥抱他,说:“文浩,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文浩回去后,我将这趟旅行告诉了小希,并且给她寄去了照片。很快的,小希也收拾了在北方的一切,来到海口。

    后来文浩给我打电话,说:“你们竟然为了彼此而放弃我。”我说是的。我和文浩认识七年,可我和小希相识已经十五年了。我们的关系比他珍贵。在她身上,我能看到最类似于自己的本质,她是另一个我,而我是另一个她。

责编:闫冬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