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协和医院门诊有多挤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6月06日 14:12 来源:

     

 

    在大医院看个病要多久?曾有人做过这样的统计:从进医院到挂上号用了4小时;接着在门诊等了3小时;最后见了医生,没说满5分钟,就被打发出来了。然而,以上现象对在北京协和医院看过病的人来说,实在是太常见了。在这个全国公认最好的医院,提前几天就得挂号、在门诊一守就是大半天等现象司空见惯。5月21日上午8点,本报3名记者分别以“胃不舒服”为名,在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医院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加入“挂号大军”,切身体验了一把“看病难”,也见识了什么叫人满为患。

    “排了4天,准保能轮上我了”

    早上8点,位于北京协和医院南侧的挂号大厅,已是人头攒动。十几个窗口都排了20多米长的队,一直到大厅门口。每个人都眼巴巴地等着队伍一点点前行。在队尾排了半小时后,记者被前面的人告之:“今天的号从早上6点半起就被抢没了,现在排的都是预约号,你这会儿只能等着挂明天早上的了。”

    不一会儿,几个票贩子挤到记者面前。

    “要号不?300块钱,包你能挂上明天的。”这样一来,原本5元的普通号,在票贩子手里,300元才能“成交”。就这样,记者此次就诊止步于挂号处。

    8点40分,记者走出挂号大厅,外面空地上还有几支“预备队”。他们大多有备而来:有的带着铺盖;有的本人虽不在,但用凳子或旅行包占着位。

    记者发现,“预备队”中,外地人占了大多数,特别是刚到北京求医的外地人,必须白耗上几天,才能学会排队赶大早这个“硬道理”。一位来自山东的张先生称,他在这里已经连排了4天4宿,每天晚上挂号,白天看病。“我陪妻子从老家来看妇科病,觉得来一次不容易,自己干脆也挂号看两个病。可没想到,在这看病真难。这几天,白天我俩互相替换着,另一个人能出去吃口饭;晚上一起在这打个盹。瞧,今天我占了第一个,准保能排上。”面容憔悴的张先生苦笑着说。

    由于在协和医院呆了将近一周,张先生对挂号情况已经非常熟悉,他不时向周围人介绍经验:“一些热门科室,一定要保证排到前15个。晚上6点,保安会允许外面排队的患者进挂号室排队休息……”一对前来看病的老夫妇听后,直呼没见过这阵势:“等号挂完,没病的也累趴下了,还是找号贩子吧。”

    5月25日16时左右,记者再次来到北京协和医院。从这时起,门诊大厅外面就已有人带着被子、板凳、水壶排队了。在住院楼北边特需门诊挂号处,一位50岁左右的大妈看见记者背着相机,便上前一把拽住记者的衣襟,泪如雨下:“您帮忙反映一下吧,我在这排了5天,根本挂不上号,孩子看病一点指望都没有。”大妈哽咽地告诉记者,她26岁的女儿被怀疑得了红斑狼疮,为了找个名医院确诊,她和女婿就带着女儿从南京赶来,住在了协和医院临街的招待所。可排了两天两宿,还是没挂上号。“急得我见到医生、护士就求情。只要他们给我女儿看一眼,能确诊了,我们就回家治去,没想到还是被他们坚决拒绝了。”

    大妈说,她每天在挂号处守着,根本不敢离开,就靠女婿给她送点饼干、矿泉水。想上厕所了,还得跟前面的人商量,帮忙占会儿位子。“即使这样,也防不住号贩子插队。有一次,我都已经排到第二了,心里特高兴。没想到一不留神,就有人把空矿泉水瓶、方便面袋扔到我前面占了位。所以这两天晚上,我只能睡一会醒一会,随时看着位子。听排在我前面的人说,前些天有人为了挂号,特意买了两把刀子,谁敢加塞就捅谁,这才把自己的位子保住。”

    一位出租躺椅的大爷告诉记者,他住协和医院附近,就靠租躺椅赚钱,“来钱快着呢!一个躺椅押金100块,一晚上15块。我这还能租被子,冬天生意尤其好。”

    门诊大厅就像菜市场

    5月21日9点30分,从挂号处出来,正值就诊高峰,记者走进熙熙攘攘的门诊大厅。此时,办住院手续、交费、取药的人群已各自排起几条长长的队伍,将整个大厅堵得水泄不通。空气混浊,声音嘈杂,俨然一个菜市场。在交费窗口排队的一位阿姨向记者抱怨:“来大医院看病真是持久战,我拿个药也特费劲。这不,我8点半来的,9点25分才取上。”记者掐表一看,10分钟内,有14人加入队伍。随后,记者来到内分泌科诊室,发现门口的候诊椅都被病人占满了,一些人干脆坐在地上。

    由于患者多,协和医院的厕所也是人满为患。门诊一楼的卫生间门口,聚集了十几个人,不时能听见有人抱怨:“这么大的医院,卫生间才6个蹲位。”在住院部一层,记者排队等待10分钟后,才进入卫生间。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两个蹲位,门把手、冲水设施相当简陋。

    与协和医院相似,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门里门外也同样拥挤不堪。尤其是二楼检验科门口,人多得只能侧身通过。检验科所在的走廊约有10把座椅,但走廊里的人却不下40个,大部分人只得站着,两位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足足站了40多分钟。由于标识不清,患者根本分辨不出血检和尿检结果的领取地点。最后,当医务人员发放尿检结果时,所有患者“轰”地拥到桌子旁。一时间,走廊里人挤人。这一幕在1小时内重复了不下3次。

    人多,医生苦不堪言

    对患者的“热情”,名牌医院的医生们既引以为豪,又有一肚子委屈。北京协和医院宣传处的战女士无奈地表示,协和医院大楼原本是按1000人的日门诊量设计的,但现在每天已达到7000?8000人,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教授孙大为更是用“苦不堪言”来形容。“其实,国家规定每个病人就诊时间为20分钟,一个单元(3个半小时)本应看12?15个病人。但现在我的门诊量达到了四五十个甚至更多,平均每人就几分钟,你说质量能保证吗?现在都强调医生的责任心,但现实根本不符合医疗原则。很多患者想知道的问题,医生却没时间解释。”

    孙大为告诉记者,他的出诊时间是周四下午,正常工作时间为3个半小时,可实际每次都超过5个半小时。“有一回,给患者看病看到一半,我忽然出虚汗、头晕,后来才知道是尿憋的。”

    在“协和医院第一难挂”的内分泌科,副主任夏维波一个单元大约看20个病人,其间,还不时有患者要求加号。

    北京协和医院乳腺外科主任孙强教授更有“半天看100多个病人”的经历。“我今天从早上7点多到中午1点多,看了99个病人,平均每个病人3分钟。我现在不出特需门诊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特需一上午只能看十几个,那剩下百十个患者怎么办?”

    孙强说自己每到出诊的前一天晚上都会莫名的紧张,“就像第二天有场硬仗要打”。“有一次,我一天做了12台手术,连口水都顾不上喝。”

    “但想想很多患者排上几天几夜的队挂号,可到了医生面前,几分钟就完事了。对他们来说也挺不人道的!”孙大为有些无奈。

责编:闫冬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