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闻一多骨灰保存和安葬:血溅西仓坡 魂归八宝山

 

CCTV.com  2007年11月09日 18:25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46年7月11日晚,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兼民主教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李公朴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暗杀殉难。7月15日上午,西南联大教授、民盟中央执行委员兼云南省支部常委闻一多在云南大学至公堂举行的李公朴先生死难经过报告会上发表即席讲演。这篇气壮山河,震古铄今的讲演,后来题名《最后一次的讲演》,广为传颂。

  当天下午,闻一多又出席在府甬道14号《民主周刊》社举行的记者招待会。5时许,他在返回西仓坡教职员宿舍途中,于宿舍大门东侧的马路上,被国民党特务暗杀殉难,同行接护父亲的长子闻立鹤亦遭枪击,身负重伤。18日上午,闻一多遗体在云南大学附属医院前空场火化。其后清理骨灰时,检出4块金属品,系狙击枪弹的熔化残余物。他的骨灰一部分撒入滇池,另一部分装入青花瓷坛,外配以深红色漆木匣,由长女闻名和研究生范宁送往寺庙暂时存放。西南联大常委会根据闻一多夫人高孝贞的要求,在“一二?一”四烈士墓前,建立了闻一多衣冠冢,向人们表明闻一多师生的英灵永远在一起。

  当年10月,高孝贞偕长子立鹤、长女闻名、幼女闻惠羽和保姆赵妈,携奉闻一多骨灰坛复员北返,途经上海回到北平。在此之前,次子立雕、三子立鹏已由重庆飞返北平,暂时住在北京大学东斋教员宿舍院内叔父闻家驷教授家里。

  高孝贞一家返回北平后,先在沙滩中老胡同32号北京大学教员宿舍院内21号闻家驷家中暂住(此前,闻家驷一家已从东斋宿舍迁至中老胡同宿舍),数日后移居宣武门内国会街北京大学第四院。不久,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又迁往西单前京畿道12号(此处原为北平军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团秘书处处长申伯纯住宅)。由于居住地点附近驻有宪兵,警察又数次入室清查户口,使患心脏病的高孝贞不得安宁。在这段时间内,闻一多骨灰坛随着家人的频繁迁居而多次转移。此时,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冯友兰教授已赴美国讲学,其夫人任载坤为帮助闻家解决这一困难,将自家的住所――地安门外白米斜街3号前院北房提供给他们居住。这样,闻一多骨灰坛也暂时得以在此安放。除夕之夜,家中设置祭台,向父亲英灵报告半年来的国事家事。子女们吟诵:“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大家用陆游这首名诗寄托对父亲的怀念和告慰之情。

  从1947年初冬起,随着平津学生运动的发展,高孝贞一家在白米斜街3号的居所,一度成为进步分子从南方省市进入晋察冀解放区的过渡转送点。中共上海局平津学委(南系)书记、闻一多嫡亲六侄黎智(闻立志)与夫人魏克(南系学委成员)来北平后,曾经在这里暂住,得到高孝贞的掩护。黎智是平津地区学生运动主要领导人之一,魏克主要在天津从事地下工作。

  1948年3月,高孝贞(此后改名高真)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由魏克陪同,偕子女闻立雕、闻名、闻惠羽和保姆赵妈离开北平,奔赴晋冀鲁豫解放区。不久,她加入民盟。8月,她以特邀代表身分出席在石家庄召开的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在此前后,闻立鹏和闻立鹤也相继进入解放区。高真在离开北平时,将骨灰坛托付闻家驷保存。闻家驷将胞兄骨灰坛小心地安放在自己家中。

  在高真一家人奔赴解放区前,黎智已搬到沙滩中老胡同32号闻家驷家中,由叔父掩护居住,闻家驷对外则称亲侄黎智是“从湖北老家来北平报考大学的”。北京大学是当年平津学生运动的主要阵地,自然遭到军警特务的严密监视,所以平静的日子也并未持续多久。1948年4月11日,国民党特务打手制造了“东斋事件”,捣破中老胡同附近的东斋教员宿舍,同时还袭击了沙滩的北大红楼。

  鉴于全国时局日益严峻,北平形势一日三变,为了使胞兄骨灰坛有个比较安全的存放场所,闻家驷与闻一多生前的清华同事商洽后,将骨灰坛转移到西郊清华大学图书馆存放。其时,清华图书馆馆长是闻一多的同学和挚友潘光旦教授兼任的。

  1948年8月12日,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朱自清教授贫病交迫,不幸病逝于府右街北京大学附属医院。朱自清在生命的最后岁月,为编辑出版《闻一多全集》呕心沥血,在离世前不到一个月的7月15日,还于清华大学举行的闻一多殉难2周年纪念会上,做了整理闻一多先生遗著委员会报告,扼要介绍《闻一多全集》的编辑整理工作情况,并宣布《闻一多全集》即将在当年8月出版。

  8月16日,朱自清遗体在广济寺下院火化。10月24日,清华校方将他的骨灰坛送往西郊香山万安公墓入土安葬。在朱自清长眠于风景秀丽的西山山麓时,北平局势更趋紧张,闻一多骨灰坛存放问题又引起朋友们的关注和思虑。时已回国的冯友兰教授,同清华大学中文系几位先生商议,大家提出将闻一多骨灰坛也在万安公墓入土安葬。为此,他们请居住在城内东四钱粮胡同8号的陈梦家教授,就近向闻家驷提出上述建议。

  闻家驷经过慎重考虑,复信陈述了自己的看法:(一)一多兄遗骨在朋友们的关怀下得到妥善保存,遗属对此十分感谢!多嫂现在已回湖北老家治病(高真全家去解放区一事,在亲友和同事中是心照不宣的,所谓回老家治病不过是一种托辞),一多兄骨灰入土安葬问题,弟无法代她作出决定。(二)家兄展民先生曾有明确表示,一多兄遗骨将来要归葬祖莹。此事指闻展民在《哭四弟一多》中提到的“俟汝遗骨迎归,定当葬于父母之旁,以补汝疏省之憾”的想法。(三)北平西郊现有军警重兵驻守,万安公墓是私人经营的墓地,其安全无法得到保障。一多兄骨灰安葬于此,如果遭到破坏,弟无法向多嫂和诸侄作出交待。

责编:王震宇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