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没有人头,怎么纳投名状?

 

CCTV.com  2007年12月24日 15:22  来源:光明网  

    虽然只有几天的时间,《投名状》的票房就直飙亿元大关,但我敢打赌,有人看完电影也未必整明白“投名状”是什么意思。确有一些评论称这部大片不同以往。为什么?一是战争场面壮观逼真,而不是某些大片那样花里胡哨;二是人物塑造与众不同,说不清谁是真正英雄。但是,如果没有看过《水浒传》,没有看到《投名状》的有关报道,没有看到这部大片的广告片,你可能以为庞青云、陈二虎、姜午阳哥儿三个往村口一站,比划那么一个仪式,就是投名状了。

    但老夫我恰恰是该看的都看了,我特别看到哥儿三个一个个手持利刃、满脸杀气,对着一个个无辜者说“兄弟,对不起了”。所以,我知道纳投名状就是结拜的人各杀一个无辜的人,以表示结盟的决心和诚意。而有关部门审片时拿剪刀“咔嚓”一下,下来的不是人头,而是杀人的片段。但没有人头,又怎么纳投名状?如同《色?戒》的床戏被剪,观众就看不出王佳芝和易先生的情感变化;没了人头,这部电影大片的片名似乎都应该改一改了。

    老夫我猜想,剪掉最画龙点睛的镜头,使为了给所谓兄弟情谊披上正义的色彩,避免观众误读:滥杀无辜,怎么还成了英雄?其实,以今天的法制眼光来看,这里面的人物确实没有什么真正英雄。只不过我们看惯了好人与坏人的分类方式,更难以适应把易先生、庞青云这样的人物做为主角,也往往因此得出美化汉奸、野心家这样的评价。

    其实,即使是片中的疑似正面角色陈二虎、姜午阳,同人们赞美多年的那些梁山好汉一样,除暴但并不安良,或者说安的只是自己那个小圈子里的男男女女。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沾有无辜者的鲜血。即使是最正直、重情义的陈二虎,也把“抢钱、抢粮、抢娘们儿”当成天经地义的事情。同李自成当年“杀一人如杀我父,淫一妇如淫我母”的口号相比,山字营确实不算仁义之师。所以,当看到庞青云整肃军纪,我们像姜午阳一样被感动了。但这个细节同庞青云种种不择手段的做法和特点相比,实在有些不合逻辑。

    而午阳杀嫂,自然使人想起了武松杀嫂。不过,潘金莲毕竟有一条人命,而二嫂莲生只是红杏出墙、“坏我兄弟情”。从水泊梁山到山字营,好汉们都信奉“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衫”、“坏我兄弟情者,必杀之”的哲学。梁山好汉杨雄,自己不近女色,苦守活寡的媳妇一旦出轨,他便毫不犹豫地手刃淫妇奸夫。李自成固然仁义,但他的大将刘宗敏为了表示效忠的决心,竟毫无道理地杀了自己的两个老婆。衣服是随时可以换的,打下江山,抢他一个陈圆圆又算什么?不过,李自成、刘宗敏的大顺朝短得在历年历代的序列中找不到位置;而水泊梁山也好、山字营也罢,最终也都难成大事。

    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把那个滥杀无辜的镜头删掉,以致观众看得不明不白。山字营不是八路军,我们应该历史地看待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

责编:何伟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