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名门之后章含之因病去世

 

CCTV.com  2008年01月28日 07:50  来源:东方早报  
[内容速览]  上世纪70年代中国杰出的外交官之一、著名学者章士钊之女章含之去世,享年73岁。

章含之  来源:新闻午报

    出生年:1935年 民 族:汉

    会员分类:中国作家协会

    上海人。中共党员。章含之是著名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曾做过毛泽东的英文教师,是我国著名外交家乔冠华的夫人。1960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研究生部。历任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教师,外交部亚洲司处长、副司长,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常务理事,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国际部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合作部主任、译审。20世纪70年代参与中美建交会谈、尼克松访华、上海公报谈判等一系列重大活动。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译著长篇小说《寻欢作乐》([英]毛姆著),散文集《我与乔冠华》《风雨情》《我与父亲章士钊》《那随风飘去的岁月》《故乡行》《谁说草木不通情》《十年风雨情》等。

    导演追忆演员章含之:老人和蔼又热情

    2004 年,著名女导演宁瀛拍摄了女性影片《无穷动》,在那部电影中,导演特别邀请了洪晃、刘索拉等人主演,而洪晃的母亲章含之也被导演选中,在片中扮演戏份不多的张阿姨。该片也是章含之第一次参加电影演出。昨夜,宁瀛导演称,自己刚刚知道了这个消息,心里觉得很悲痛伤心。

    她透露,老人非常和蔼,对人也很热情,拍摄这部《无穷动》是她第一次接触电影镜头,但老人对大家都很尊敬,拍一个开大门的动作就拍摄了七八次,很有耐心。“拍摄的地方还是老人借给我们的,想起拍摄时的情况,我非常怀念那些日子。”其实当年对那部影片的各界评价中,在影片中扮演张阿姨的章含之的表演也是最受大家肯定的,杀鸡、开门、泡茶、接电话,言语不多,却从眼神到动作将一个老佣人的形象在银幕上展现了出来。洪晃、刘索拉的表演中总是显露出某种故作清高、小资的精英痕迹,而章含之却在这些精英中显得更为回归朴实的本质。 (记者解曾家新)

    今起接受公众吊唁 2月1日举行遗体告别式

    昨天上午8时25分,上世纪70年代中国杰出的外交官之一、著名学者章士钊之女章含之因肺部并发症于朝阳医院抢救无效去世,享年73岁。据章含之之女洪晃女士透露,章含之的灵堂搭建在史家胡同51号的家中,从今天起开始接受亲友、公众的吊唁,2月1日将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追悼会与遗体告别式。此外,章含之刚刚把另一本回忆录底稿撰写完毕,“她这一走,剩下的包括文稿修改、史料核实、出版事宜都将由我来完成。”洪晃说。

    昨晚,记者辗转联系上洪晃时,洪晃颇为伤心,或许因悲伤过度,她的声音有些嘶哑,整个采访过程中,她几度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据她介绍,母亲章含之从住院到去世一共在医院住了52天,“她原本肾脏不好,早些年换肾之后身体时好时坏。直到一个多月前她因肾病引发肺部缺氧而再次住进医院。在朝阳医院,大夫对她的治疗费尽心血,照顾周到,但最终还是撇下我们走了。”洪晃伤心地说:“母亲临走时神情安详,当时我们都在她身边,她没有留下遗言和表示任何遗憾,只是想到从此无法看到我女儿章冕成长,无法看着她做作业、吃饭而心疼,因为她晚年把最大的希望都寄托在章冕身上。有一点让母亲感到特别欣慰的是,她曾发短信给我说,她很高兴我和丈夫让女儿的姓氏随她的章姓。”洪晃说。

    洪晃回忆说,章含之此前曾与病魔搏斗长达12年,“她是多么有毅力的一个人啊,因为她的坚强,她生生为自己争取了12年的光阴。”对于母亲的一生,洪晃称,母亲章含之是个讲原则的人,也是一个十分耿直、善良的人,独立、自强、自由是她毕生追求的人生信条,永远不会为了物质、金钱而改变和勉强自己。“尽管看起来,我们平时的个性是一个朝东,一个朝西,但在关键时刻,我觉得我和母亲的秉性是一致的。”洪晃说。在洪晃看来,章含之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她的善良,并永远相信爱情,“我交往的许多朋友到最后都成了我们两人共同的朋友。”洪晃说。

    据洪晃介绍,章含之的灵堂搭建在史家胡同51号的家中,“母亲在病危时期,希望能够回到史家胡同51号的家中,但因为考虑到她的病情就没有满足她的愿望。这次终于可以回家了。”洪晃说。据称,灵堂从今天起开始接受亲友、公众的吊唁,2月1日10时将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追悼会与遗体告别式。 (记者 卜昌伟)

    《章含之:至爱华章,一生含之》

    这些年她写了很多回忆文章,“都在写别人,写父亲,写乔冠华……”“我在哪儿呢?”她这样问自己。“该写写自己了。”章含之说现在已经“动工”了,“这将是我的最后一本书。”

    北外毕业后,章含之留校任教。第一份工作,留给她一段单纯、平静的日子。她自称有“教育情结”:“人生自教育始,一路过来,现在很想回到起点上。”在她眼里,现在的教育,尤其外语教育,存在一些问题,“想搞些教改实验”。退休后的章含之,曾花两年时间,筹划与大学合作,实行高校非英语专业学生的英语教学改革;也曾设想与外国教育投资公司合作,办小规模高等院校。“我还想过在几所大学引进新教育课程和管理模式。”

    “2008年奥运会,2010年世博会,都需要大量口译人才。”培训礼仪、介绍西方文化……她都想做。“只要活着,还有点精力,我就很难想象什么事都不干。”章含之说:“最理想的是能做到最后,然后得个心脏病或脑溢血什么的,一下子过去。”她不能承受“自己老得不能动了,一切都靠别人。”

    女儿洪晃让章含之读《时尚》杂志,还在电影《无穷动》中客串了一把,赢得了“时尚老太”的称呼,却未能把母亲从这四合院中“拽”出来。“妞妞不赞成我把自己埋葬在这院子里。”章含之说:“这院子已铸就了我一生的情感,它的每一块砖都铭刻了我的欢乐与悲哀,走不出去了。”有一段时间,章含之刻意往外跑。但是“在外时间长了,有漂泊感,特别想回来。”“一进这院子,就觉得安定。”一年中2/3的时间,章含之都待在这四合院里。到了晚上也就两人———“前头一个看门的老张,后头一个我。”

    这个院子章含之有过多次告别的可能:出国定居,出任跨国公司副总裁……但她“怎么也走不出这条路”。“如果冠华知道,他怎么想?我最知道他的立场和对祖国的企盼。他是不在了,可我还在和他一起走这路啊。”“这一代人,一生是奉献给信念的,为了信念而活。所以,离不开这块土地,我们就是这块土地上的人。”  摘自《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年6月23日02版

责编:何伟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