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阳光照进山岗》第四集:健康行动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6月15日 11:40 来源:

字幕:1998年,卫生八项目重点疾病干预领域内容正式启动

程改兰: 山西武乡县故城镇信义村村民

也是不睁眼到慢慢地看不到了,按着这只(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多少看不着了

巫溪县峰灵乡书记 向洪耀:

当时身体就是经常有点头晕,如果工作久了,时间长了就有点头晕

黄登杰 :巫溪县峰灵乡九龙村村民

那个时候年轻,就感觉没多大事,最后就感觉到头晕,感觉到头晕,抽完烟过后就头有点晕

解说:1998年10月,生活在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人们各自忙碌着自家的农活,他们不会知道,卫生八项目正努力地向他们伸出援手,针对贫困地区重点疾病的干预,正在悄然进行。

解说:2002年5月,正在做白内障普查的武乡县中医院眼科医生郝鹏飞到程改兰家走访,发现63岁的程改兰患上了白内障,左眼失明,便劝她到县城做手术。没想到,被程改兰拒绝了。

程改兰 山西武乡县故城镇信义村村民:

咱就说没钱就不敢看,人家说是叫看一看吧,还能看,咱也觉得能看,可是没钱就不敢看

解说:郝鹏飞说,一般的白内障手术最少要2千元钱,由于卫生八项目在武乡县进行白内障干预,手术费只需要600元,程改兰连600元钱都出不起,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解说:1998年,当中国政府向世界银行贷款8500万美元,在10个省和97个贫困县开展卫生八项目时,中国农村医疗保障制度的情况并不乐观。

张振忠:卫生八项目中央专家

乡镇卫生院,县级医院,那个条件是非常差的,有很多乡镇卫生院是在危房情况下,那房子看着,房顶子都露天了,那墙都裂缝了,医疗设备,还是什么听诊器,血压计,还处在那个时候,有的乡镇卫生院有一个X光机,进去一看还不能使,所以1998年的时候,中西部地区像这样的卫生院不太少见

李兴书 巫溪县卫生局原局长

人得了病过后,他自己拖,自己捱,因为他没钱治病,那个时候,经常有个病人揣几个鸡蛋到卫生院来看病,把病一看,给钱(的话),我就这几个鸡蛋,逼着拿药,就是这样

解说:卫生八项目在设计之初,有些官员按照传统的思维模式,希望在贫困地区的资金投入以硬件建设、提供基本医疗设备为主,而世行的专家则希望将资金更多地投入到百姓身体健康方面,也就是所谓的“重点疾病干预”

刘运国 :卫生部国外贷款办公室副主任

我们叫作重点疾病干预,就是针对那些当地主要健康问题,采取符合成本效益的办法,来控制住这些疾病,包括传染性疾病和慢性非传染病性疾病

严迪英:卫生八项目中央专家

你搞那么多房子搞那么多培训,最后目的是什么呀,为了群众健康,解决群众健康问题,所以这个(重点疾病)干预更加直接

解说:重点疾病干预领域中央专家组组长严迪英教授早在学生时期就参加过全国性血吸虫病的干预治疗。在疾病干预领域工作了近50年。项目初期,他与同事们各地调研,针对项目县报上来的材料,研究每一种病在该地区的防治方案并汇集成册,作为干预的指导,而白内障便是第一批干预病种。

解说:山西省武乡县从2001年开始进行白内障干预,这项工作一直持续到2004年,郝鹏飞至今记得他最初见到程改兰时的情形。

郝鹏飞:武乡县中医院眼科医师

也不是很接受,但是相对来说,我们做下去以后,我告诉他,你的眼睛可以治疗,你尽量想办法上来看,不管你通过什么样的途径,你通过扶贫也行,自己借一部分也可以,医院来的话有时候也能减免一点,只能这样做工作,你能看见,相对来说你给你家庭带来的负担就不是600元能解决掉的

解说:当时,郝鹏飞并不知道,程改兰的家庭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解说:程改兰和丈夫王义明结婚已经有四十个年头,30年前丈夫精神病发作,从那时起,程改兰一个人承担了家里大部分家务和农活。

王义明: 程改兰之夫

(精神病)好了十年,又做这又做那,啥也能做,十年,又好了十年,十年(后)又犯了,五十二岁又犯(病)了……在炕上睡了五年,躺在炕上睡了五年,盖着这被单,就盖着被单睡了五年,就是全凭我动弹,她动弹

王义明 、程改兰:

(你得病的时候都是大妈干活啊)是,(你看着心疼不心疼啊)心疼,那都记着心疼,本本上记着呢(本本上记着呢)是(咋记的你还记得吗?)(在那本本里记着呢)你看那个本本。

解说:王义明从自己家的房梁上拿出了自己珍藏的日记。虽然只上过四年学,但是,王义明自结婚后记了整整四十年的日记,他说之所以坚持记日记,是怕自己忘记怎么写字。第二次精神病治好后,王义明在笔记本追记下这样几句话“五六年当中受难不小,老婆对我也还不赖,妻子当年45岁了,夫妻观念不能忘记”。

解说:精神病治愈后,王义明的身体一直不好,胃出血、前列腺等多种疾病困扰着他,也困扰着这个家庭

程改兰:山西武乡县故城镇信义村村民

他要是能动了,老头也能够(干)些,他还给我帮忙了,他给我帮忙,能够动弹(的时候)

(程改兰 王义明)

活得好好的,老了,我们两个就在结伴瞎过吧。我也好好的,她也能够动,我能够动,瞎过

解说:“能够动”,这是两位老人对于晚年生活的要求。老人的一对儿女都已成家,对这个年收入不到1000元的家庭来说,平安就是幸福,但是,王义明常年的疾病使得平安二字对他们来讲竟然成了一种奢求,而程改兰所患的白内障使得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程改兰 山西武乡县故城镇信义村村民

当时说是叫看了好,能看好了,前几年不是哪一家啊(另一个治疗白内障的项目)看(白内障),我就说是你还能看?我也是觉得,那还能治?我不敢,我怕治得啥都看不见了

郝鹏飞:武乡县中医院眼科医师

我去她那有四五次,她一直不来,最后我就跟她说,我说像你这种家庭情况,你老伴不能动,你如果要是再在家里坐着不能动的话,那么你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

解说:程改兰是个注重仪表的老人,她窄小的房间里摆了四五面镜子,程改兰说,左眼瞎了,毕竟还有另一只眼睛可以看见,但是,如果手术不成功,她不但不能照镜子,更不能干农活,那家里的情况可能会更糟糕。

郝鹏飞 :武乡县中医院眼科医师

我们普查的时候她的姑娘在家,就是她女儿在家,我和她聊过很多次,我说你给你母亲做做工作,单纯钱的问题,我觉得你们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最起码你把她那种害怕的心理克复掉就行了,慢慢的他们也可能感觉到我们有诚意,而且也能给她做好的情况下她就来了

程改兰: 山西武乡县故城镇信义村村民

这只眼就是闺女和女婿闹着去的,我在乡里,(我琢磨)你还能看呢,我就不让看,就这样吧,同志叫下去看(眼),女婿和我说,给你看好也算,看不好也算,总要去给你看一看

解说:虽然仍然有些害怕,程改兰还是来到了武乡县中医院做手术,而郝鹏飞正是他的主刀医生。在王义明的日记中,这样写道“9月30日下午,她妈去了树芬家休养眼病,得病期间女婿付押金600元,吃饭消费也是他”。

程改兰: 山西武乡县故城镇信义村村民

看着了,我就能看着了,从这还隔着远呢,那字很清楚,亮堂堂的,可好了

解说:程改兰的左眼治愈后,右眼白内障发作,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能够再次遇到手术费用减免的机会将程改兰的眼睛治好,是他们全家人的希望。

程改兰: 山西武乡县故城镇信义村村民

一天晚上女婿就打过电话来,(他)说是要是来登记看(眼病)的,你就登记上

王义明 :程改兰之夫

那你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看好她的眼睛啊,叫她能看见了好

程改兰 、王义明:

活得好好的,老了,我们两个就在结伴瞎过吧。我也好好的,她也能够动,我能够动,瞎过

解说:从1998年到2002年,卫生八项目在97个项目县对包括结核病、碘缺乏在内的7项疾病进行干预,控制了大部分重点疾病。

张开宁 :世界卫生组织顾问

大众健康毕竟是一种公共资源,要分配,而且要特别的重视,弱势人群,脆弱的人群,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我们国家老百姓看病难,很重要的一部分仍然是没有把公共资源非常好地分配到,向弱势人群和脆弱人群倾斜,所谓的公平性不等于平等,平等就是人人一样,公平意味着对于比如妇女儿童老人残疾人,越是脆弱的人群,我们给他的越多,这才是公平

解说:2002年10月,国家出台了《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卫生工作的决定》,为了贯彻国家的卫生政策,项目决定请项目县根据当地的重点卫生问题,重新选择卫生干预的种类,从2003年开始,项目重点疾病干预病种增加到9个。同时引入了健康促进的干预理念,

严迪英 卫生八项目中央专家

健康促进,它现在有很多的定义,假如我们通俗来说的话,就是说我们个人、家庭和国家一起努力来改变我们的生活行为,同时呢,提高我们解决健康问题的能力,那么健康促进,它里面包括了一些健康教育,包括政策的一些改革,还包括了一些提供服务

解说:开展重点疾病干预过程中,很多项目省都改变了思路,以健康促进理念为指导,创造了各种干预方法。

解说:“在这里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更多的是添加了几分的忐忑不安,我忐忑村委会、健康促进委员会是否能够像我们在的那样,深入认真地工作,不安地是,全体村民是否能在剩下的日子里,敲起健康的锣鼓,并肩作战”——这是青海大学医学院学生赵金华的日记。

解说:2005年7月2日,青海省利用卫生八支持性资金,让青海大学60名学生住到村民家中,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串户走访,用自己的行为来改变百姓日常的健康意识。赵金华就是其中的一员。两年之后,我们来到了学生们生活过得村庄,见到了村民简单而健康的生活

张开宁 :世界卫生组织顾问

关于健康的概念,我们老百姓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所谓的健康,个人的健康是三方面的,完好的状态,不仅仅是没有病,不仅仅是不虚弱,它还是身体的或者心理方面的完好状态,身体的或者生理的完好状态,以及社会适应方面的完好状态,这是大家共知的,但是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比如健康是人的基本权利,健康是我们政府的职责,同时也是全社会应该参与的一件事,就是我们老百姓的健康不是在医学家的手里,不在医院里,是在老百姓自己的手里

严迪英:卫生八项目重点疾病干预领域专家组组长

你举个例子,高血压,我们想到这个高血压防治可能就去量一下血压,有病吃一点药,实际上对于高血压的控制来讲,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就需要全社区行动,改变行为,用改变行为的政策环境提供相应的服务

解说:高血压会使人的脑血管破裂,引发中风,中风是人类的第三大死因,侥幸逃过一劫的患者也会因中风而造成不同程度的残疾。

汪新丽:重庆市卫生八项目专家

高血压患病的主要因素,一个就是遗传因素,遗传因素占了60%到70%,另外一些因素就是不良的卫生习惯,比如说不运动,还有就是吸烟、酗酒,这些也是一个危险因素

解说:2004年10月,巫溪县九龙村卫生室门口挤满了免费做血压测量的村民,全村共1950人,总共查出92例高血压患者。这样大规模的普查在九龙村还是第一次,而这一次能聚集这么多人,还要归功于峰灵乡3个多月的高血压宣传。

解说:就在3个月前,峰灵乡书记向洪耀接到了进行高血压干预试点的工作,他到九龙村布置工作时,村医与他开玩笑,要书记先进行血压测量,但是,这次检查的结果却大大出乎向洪耀的意料。

巫溪县峰灵乡书记:向洪耀

当时我身体觉得挺好的,也没有什么问题,当时搞这个项目我觉得也没多少意思,他们说书记给你量下血压,一量就查出有问题,血压有问题,后来我说我身体那么好,我还不相信开始,但是他们查出确实有问题

解说:在了解到高血压的危害性后,向洪耀组织乡卫生院和村医一起进行宣传,但刚开始时,宣传效果并不使人满意

(巫溪县峰灵乡书记 向洪耀)在初期有个宣传发动的过程,那是一个观念改变的过程,本来我们这个地方就穷,观念跟不上社会的进步,观念上农村人觉得高血压病不是什么大病,他觉得是小病,小病就不医,小病就拖,不去诊,觉得这个病我既能吃饭,又能劳动,不影响他的生活,观念上把这个病没引起重视。

解说:为了使自己的宣传更有说服力,向洪耀决定戒烟、戒酒

巫溪县峰灵乡书记 向洪耀:

(我以前)一天要(抽)两包多烟,喝酒如果陪客喝,喝一斤多白酒; 刚开始戒烟的时候特别难,特别是戒烟刚开始,手在后边(摸),经常抽烟抽惯了(手)在后边到处摸(烟),摸烟摸不到,手就搓搓,觉得不舒服,感觉到特别不舒服

解说:凭着自己的毅力,向洪耀成功地戒掉了烟,而在高血压宣传上,他也丝毫没有放松

巫溪县峰灵乡书记 向洪耀:

九龙村三社,去开会,村干部去喊,就说搞高血压防治,它那个社应该到会70多户,当时到会的只有三十多户,还有接近百分之五十的没有来,会开过后,第二天我们和村里干部一起,挨门挨户做工作、做宣传,宣传过后,那些人都说看你们走路那么辛苦,我们就去吧

解说:除了亲自走访以外,九龙村还制定了村规民约,要求村民戒烟、限酒预防高血压,正是这三个月艰苦的走访、宣传,才使得三个月后的普查取得成功。

解说: 向洪耀在逐户走访过程中,认识了九龙村村民黄登杰一家。在高血压普查中,黄登杰并没有发现患高血压,但是,卫生八项目的高血压干预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解说:黄登杰是一个有近四十年烟龄的老烟客了,平日里烟不离手,他的妻子徐万秀很早就对此不满

徐万秀 :黄登杰之妻

我说你不要抽烟了,那个他不听你的,不叫他抽烟他不行,那他硬是要抽,我说你抽(烟),你抽我就不给你饭吃,你要抽烟的话,我说你酒和烟两样都要戒,你非得戒不可,你不戒我不给你饭吃你怎么办,你要抽烟你就光抽烟,抽烟就抽烟,饭不给你吃,反正你需要吃的有营养的我就不给你吃。

解说:对于妻子的不满,黄登杰满不在乎,他在自家门前种了1分烟叶地,自己种、自己晒、自己抽,在他看来理所当然

黄登杰:巫溪县峰灵乡九龙村村民

我说我自己能抽烟,能享受,这是种享受,那个时候是这种想法,是这种享受,所以他们就控制不了我,我自己就是要抽烟

徐万秀:黄登杰之妻

那还不讨厌?那时候我懂不到很多(知识),就是讨厌得很,吐痰啊,口水吐得满地都是,我看着那个(痰)印子,看着窝心里就不舒服

解说:自从黄登杰学会吸烟之后,老两口因为这件事打了一辈子的架,谁也想不到,2004年7月,村委会的宣传会让黄登杰的思想发生极大转变。

黄登杰:巫溪县峰灵乡九龙村村民

宣传之前,上面没来宣传,老百姓抽烟的(人)多,都在抽,感觉抽得还很舒服,没想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影响

徐万秀 黄登杰之妻

他们上面一开会一宣传,一说他,他就知道是真的(有危害)了,那时候他才感觉到要不抽烟,是不该抽(烟),也不是我们个人爱好不准他抽,不是舍不得钱让他抽烟,听他们(的宣传),我们个人说话他是不相信的

解说:黄登杰说,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决定戒烟,戒烟的过程中,他也曾经反复,毕竟,那个烟袋陪伴了自己四十年,最终,还是妻子情绪激动下的一个举动,促成了他戒烟的决心。

徐万秀 黄登杰之妻

烟袋看到(在那里),他不是吃那种烟叶,他瘾发了,他又要想吃; 我就伸手一下把(烟袋)拿过来,一下就弄成两截了,你不扔,我一下就给他扔了,给他扔了,他说那也要得,你也跟我说了,我也有这个信心,承认(以后)不吃了

解说:这是黄登杰家一顿普通的晚饭,妻子徐万秀在炒菜时稍稍放了一些盐,因为,她们知道过多的吃盐也会引起高血压。卫生八项目开展健康促进干预之后,很多健康常识已经融进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黄登杰: 巫溪县峰灵乡九龙村村民

政策一宣传,现在社会这么好,吃得饱穿得暖,高血压的利害性,村里面讲的那个利害性,你自己不保护自己身体健康的话,那你对自己有生命危害呢,现在社会好,儿子也大了,孙子也有了,那我也不考虑其他事了,我不在社会上多生活一段时间嘛

如今,黄登杰家原先的烟叶地被他种上了蔬菜,闲暇时,黄登杰常会去那里看看。

字幕:

卫生Ⅷ项目疾病干预(1998-2007),覆盖10个省市的97个贫困县

1998-2006年干预领域共支付14215.39万元,占总支出比例的18.47%

目前,卫生八项目部分干预病种转入其他项目,继续执行

责编:徐颖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