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纪念“卫生八”君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6月15日 12:59 来源:

  

 

    公元2007年6月12日,就是俺们三位编导将片子送到卫生部国外贷款办审查的那一天,俺在《见证》办公室里和一大群编导在一起原地徘徊,遇见胡领导,她前来问俺道,“你可曾为‘卫生八’君写了一点什么没有?”俺说“没有”,胡领导就纠结王领导正告俺,“你还是写一点吧,虽然没啥人爱看你的文章。”

    这是俺知道的,凡俺所写的文章,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头没尾、不知所云之故吧,读者一向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艰难中,‘卫生八’君还是被俺编出来了。俺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卫生八”君毫不相干,但对于拼命“瞎编”的编导们来说,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

(一)

    “卫生八”君的名字第一次为俺所见,是在卫生部专门为俺们三个编导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俺当时很迷茫地听着“卫生八”这几个字,不知道俺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会和它到底会有怎样的联系。但是,俺知道,卫生八在“村”里,俺们国家跟世界银行贷了款,把钱用在农村的医疗保障,俺想,那里肯定有俺可爱的农民朋友,或许还有美得脆脆的风景。

    因为听说“卫生八”君到过的地方都是某省、某县、某乡、某村中最不容易到达的地方,“卫生八”君救助的人也都是某省、某县、某乡、某村中最贫困的人,所以,俺和俺的摄像朱同志做了受苦的准备,在出发前,俺和俺的摄像朱同志,将两人的衣服、洗漱用具尽量塞到一个箱子,将所有的带子都分散放到各自背包,尽力减少俺俩人肩扛手提的数量,这样,俺们两人只带了5件行李便向村里出发了:除了需要一个人长三只手外,我们很正常。

(二)

    俺以为,俺是来拍卫生工作的,一路上俺是不会缺医少药的。但是,俺没想到,一路上俺的吃穿住行和卫生没啥关系。

    在重庆巫溪县,俺采访一位老大爷,老大爷很热情,他抢着和俺握手、帮俺拿设备,就差和俺拥抱了。俺问他,身体怎么样?他一脸无辜地回答说,身体不是很好。俺问,有啥病呢?他无辜地说,没啥,皮肤病。说罢,他撩起衣袖、裤腿,俺看见了他惨不忍睹的皮肤——俺还能说啥?

    在青海互助县,俺到一个胡姓农户家里拍摄“卫生八”君对他进行肺结核救助的内容。去之前,当地的医生就跟俺讲解了肺结核传染的厉害,使得俺忧心忡忡。一进胡姓农民的屋子,俺就闻到一阵中药味道。虽然俺心里有些顾虑,但还是亲热地和胡姓农民握了手、进了屋。俺问他,肺结核是否已经治疗好了,他憨厚地说,已经好了。俺心内大喜,转念又问他,既然好了,为啥屋子里还满是药味,他憨憨地回答说,没啥大病,不过是儿子刚刚得了肝炎。俺还能说啥??

俺久慕青海酸奶的大名,于是决定在拍摄间隙找个地方痛快地喝一些。在村卫生室的旁边,俺看见了一位挎着竹篮的老太太,篮子里是几碗白嫩嫩、瓷实实、冒着油花的酸奶,俺强忍着口水,买了一碗。老太太从一个玻璃瓶中,给俺拿出一个银色的勺子,俺马上大快朵颐。当俺吃完鲜美的酸奶后,老太太不慌不忙地将碗收进竹篮,然后,拿出一块污迹斑斑的抹布,在我用过的勺子上狠狠地蹭了蹭,算是洗勺子一样,然后,在俺的眼皮底下将勺子放进刚才的玻璃瓶,“叮”的一声——俺还能说啥?

(三)

    基层的医生们都很好,很实在,远没有城市中医生的冷漠。在山西某地,俺拍摄几位医生出诊的镜头。俺让院长和两位女医生并排而行,院长居右,一位穿高跟鞋的女医生居左,另一位女医生居中。摄像朱同志在高跟鞋女医生一侧,采取低角度,几乎是趴在地下高喊“走吧”,三位男女“天使”雄姿英发地走来。俺觉得,高跟鞋在画面内侧太过明显,不像是出诊下乡,建议,高跟鞋医生与院长换一下位置,于是摄像朱同志大喊一声:“高跟鞋和院长换一下!”院长闻听此言,赶忙倒退几步,蹲在地下开始脱鞋,俺赶忙制止他说:“不是让你们换鞋,是让你们换位置!”于是,老实的院长满脸通红,旁人大笑不止。事后,院长诚恳地对俺说:“当时,俺有两个顾虑,一个是俺是汗脚,再一个是,俺不知道能不能穿上那个高跟鞋。”

(四)

    俺和朱同志一路上小心翼翼,每天都要看回放,但不幸,俺从第9天开始发现所拍的带子在回放时出现马赛克似的抖动现象,开始,俺没当回事,但后来,俺发现从第9天开始几乎每天拍摄的内容都有这个问题,而在此之前所拍摄的内容却毫无问题。俺担心了,摄像朱同志也有些心虚了。但俺们仍旧很坚强地在当地陪同面前装孙子,好像啥事都没发生一般,又在当地呆了五天。终于,有一天晚上,摄像朱同志对俺说,咱们回吧,别他母亲都出问题。俺差点抱着他哭着说,俺早就想回了,这真不是人干的。

    于是,俺们啥人都不敢通知,偷偷跑回北京,在机房,俺俩人将带子放进机器,谁也不敢说话,然后,俺闭着眼睛按下了播放按钮。当俺睁开眼睛时,摄像朱同志正喜形于色地看着俺,说,没事,屁事没有。俺很高兴,但俺也想骂人,俺为此多花了三千块钱的经费啊!

    但俺转念一想,只要带子没事,俺就没有将脸丢到家,这样,花一万块钱也不冤啊!

    呜呼,俺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卫生八”君!

 

                                                       编导:樊志远

责编:徐颖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