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佤山木鼓》第四集 “人头桩”纪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7月12日 10:07 来源:

    解说: 在昆明滇池湖畔的云南民族博物馆,收藏着一对佤山木鼓,还有一根看似平凡的木头就是“人头桩”。这两件物品在佤族村寨是神圣之物。

    过去,一旦遇到天灾人祸,佤山村寨都要祭木鼓,而祭木鼓必须猎人头。祭祀后,人头都要安放在人头桩上。因此,人头桩记录着很多佤山的往事。

    解说: 1953年西盟发生大面积虫灾,粮食锐减。到了1954年春天,木鼓声中砍头祭谷事件如野火蔓延,导致村与村之间相互猎杀。这事引起了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

    其实,在建国初期中央人民政府就已关注这个问题,并提出制止这一习俗的要求。国庆一周年庆典的时候,毛泽东主席在第二次接见云南民族代表时,就与佤族头人拉勐有几句意味深长的对话。

    同期:王元辅 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

    

毛主席问过他一句,听说你们有一个习俗,是砍人头祭谷,每一年播种的时候都要砍一个人头来祭谷,有这回事吗?拉勐说,有啊,毛主席说你们这个习俗能不能改一改呢。

    同期:黄尧 云南省作家协会主席

    

拉勐说不能改不能改,主席这个不能改。如果改了庄稼就不好了。毛主席非常幽默,而且显现了我们领袖那种宽怀,那种宽广的胸怀,他说那能不能找一个替代的东西呢?

    解说: 拉勐摇头说:“不行。老辈子就传下来的,不能改。”毛泽东又问:“用猴子如何?猴子与人是很相像的,”拉勐迟疑地回答:“不行啊。”

    同期:黄尧 云南省作家协会主席

    毛主席就说,那用老虎吧,老虎威猛啊,老虎还是百兽之王。拉勐说:老虎是可以,但也不容易捕到呢。最后毛主席说,那你们回去吧,回去好好跟群众商量商量,跟佤族弟兄商量商量,用什么办法把它替代掉。

    解说: 其实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都分别与其他佤族代表谈过话,关注佤族“猎人头祭祀”的问题。那么,这一新中国领导人都关心的问题究竟是什么时候产生、又是怎么产生的呢?

    同期:随嘎 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原县长

    

佤族猎人头祭祀时间比较长。这个我了解在我们西盟周围还更长,沧源、澜沧,孟连这一带的佤族猎人头(时间)还更长。

    解说:史学家认为,佤族的猎人头习俗大概起源于血祭。

    同期:杨兆麟 云南民族博物馆研究管贞员

    

猎头血祭的话,是全世界全人类各个民族共同经历的一个习俗。东汉时期的定国定文化当中,咱们看到很多铜扣饰,有提着人头的,在桩下砍,梆着人,准备要进行血祭的这种东西,所以在滇国的社会当中,这些重大的祭奠活动,都要用人头来进行祭祀,所讲的血祭也就是进行一种比较最高规格的祭奠。

    同期:赵福荣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三国演义也砍过人头,印第安人为了玉米丰收,长得快,也把人头或者是姑娘也砍起来,来祭玉米。印度有一个女神说是只要你祭人血,你这个印度的村子,那个村子,就可以丰收、生孩子、不会病,就是除邪。

    同期:杨兆麟 云南民族博物馆研究管员

    佤族猎头血祭的习俗,人头本身是作为猎来的一种祭品,但是它通过隆重的祭奠仪式以后,人头又作为一个保护神一样的,要放在村寨鬼林当中,陈列在人头桩上。

    

解说: 人头桩有木制人头桩和竹制人头桩两种。相传,佤族的猎人头血祭最早是祭木鼓的。那么,这木鼓为什么要血祭呢?

    同期:杨兆麟 云南民族博物馆研究管员

    在佤族的一些传说当中,比如说人遇到了洪水,战胜不了这个困难的时候,必须要做一个木鼓来祭一下,来敲一下,天上的神才会来帮我们。通天的神器嘛,还有的就是说都是传说,你不用人头祭的话这个木鼓你敲的时候,他就不会响。

    同期:魏德明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

    

木鼓的起源现在各地方的说法不一。实际上木鼓是人类知识,具体到佤族知识的一部分,之所以产生木鼓这个概念,以及木鼓的崇拜,和木鼓的祭祀,它都是佤族生活,在一定的特定的历史背景,特定的思维方式得到的一个结论以后,对木鼓产生了一个崇拜。

    解说: 据一些民族学、人类学和民族艺术的专家学者研究,对木鼓的起源说法很多,其中有这样一个传说。

    石裕祖 云南艺术学院教授

   

 原来佤族的一个老祖先他们到山上就去狩猎,带着自己的妻子孩子一块去的。那么这个男子老祖先就到山林里面去打猎,那么老祖先女的这个就领着子孙烧荒,这个时候突然就从森林里面就出来了一个老虎,就威胁到这个老祖先,这个老祖先马上灵机一动,她就拿起木棍,高声的喊叫呼喊,同时就敲击旁边的一颗大树,就发出嗡嗡嗡的声响,这个时候就被丈夫老祖先听到了,其它人也就来帮忙,那么老虎就逃跑了。

    解说: 后来,人们就把这棵红毛树请到自己村寨里边来,逐渐形成木鼓。所以佤族的木鼓,早先有一种感恩的意味,到后来才形成木鼓崇拜。

    同期:魏德明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

   

 实际上木鼓崇拜的产生和佤族万物有灵,万物有信息是有关系的,它不仅崇拜木鼓,天上地下,河里面的,万事万物佤族都认它是像人一样,有灵魂。那么产生木鼓崇拜,以后也和这个类似有关系,木鼓本身他是作为一个神灵的存在来敬拜它。

    解说: 于是,木鼓经过了佤族人最初的感恩,再到具有宗教意味的崇拜,以至成为保护神,最后上升为佤族心目中的通天神器。

    在佤族人看来,木鼓既是传递信号的工具,更是至高无上的神器。所以,以往制作木鼓是村寨里的大事,也是附近村民的危险时期。

    同期:张岩松 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原县长

   

 木鼓声突然响起来,人的汗毛就竖起来了,就是要遭殃,从小我老是害怕木鼓声。如果不是逢年过节,老是害怕木鼓声,木鼓声一响,不得了,有意外事了。

    同期:杨兆麟 云南民族博物馆研究馆员

    木鼓无形中就是砍头的代名词,你做了木鼓以后,你不用人头来祭它就不会响。有很多传说要祭祀以后,你这个木鼓才会有灵气,才会有声音、才会响。

     同期:王有明 云南省沧源佤族自治县政府原副主席

    

砍人头拉木鼓还有洗刀是连续三年。第一年要砍木鼓,就是拉木鼓,第二年是砍人头,第三年是洗刀。这个是一轮,完成了一轮,然后从第四年又开始拉木鼓。

    解说: 每个村寨都有这样一种轮回,无数条生命也因此不断被这种轮回所吞噬。在无休止的祭祀活动中,砍头多的人竟然成了英雄。

    在临沧市档案馆里,就保存了两张特别的照片。一张是砍头英雄,一张是一户人家被砍得只剩一个小孩。

    同期:杨兆麟 云南民族博物馆研究馆员

    过去村寨外边,它有几百个,几百个人头桩,人头桩上都装着人头。而且每个人家的人头桩造型还不一样,它还有几种不同的变化,总的说要把人头的牙齿要露出来,看得见,然后要把人头用石板把人头盖上,不要被野兽轻易地把它拿走。

    解说: 猎人头祭木鼓,曾经是佤族村寨中的神圣大事。而猎人头祭谷,则与佤族的生活有直接关系。佤族猎人头祭谷的起因,有好多种说法,其中还有这样一个传说。

    同期:杨兆麟 云南民族博物馆研究馆员

    因为诸葛亮觉得佤族这个民族,还是比较能打仗。佤族确实在南诏时期,都是南诏国的战争的一个先头部队一样,英勇善战的。诸葛亮想使这个民族让它自己进行内耗,所以在借稻谷的时候,诸葛亮把煮熟的稻谷借给了佤族来种,结果不会发芽。第二年一问他,他说你们必须要砍人头来祭祀。祭祀以后砍了人头,他给的又是没有煮熟的谷种,谷子就长出来了,就长得好了。有这样的一种说法,在当年的永昌府文徵史料上,也有这方面的记录。

    解说: 这种传说自然无从考证,但自相残杀的不断发生,确实给佤族带来实实在在的灾难。当然,附近的其它民族或内地人途经佤山时,一但遇上就在劫难逃。猎到人头后,村民们总要念很多的祭词。

    同期:魏德明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

    如果是把一个人猎住了,你是男的,他会称你王子,称你金王,王子你来到我们的山寨,你不嫌弃我们穷,不嫌弃我们贫困,你已经成为我们的成员,你就和我们一起,保护我们,就让我们的生产生活发达繁荣。如果是女的呢,他就是公主,公主你来了,求你能够和我们一起安家落户,能够增加我们的成员,使我们民族不断地繁荣发展。

    同期:随嘎 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原县长

    这个佤族砍头祭祀,也是砍头祭谷,目的就是想把今年的谷子能够长得好,不要受其它的灾害,有那么样的寄托,有那么样的希望,那么因此这个一般来说,每年都要进行,都要拿一个人头。首先从砍头回来了,那么大家就敲木鼓,来进行欢迎,那么到木鼓房里以后。摩巴就念:我们就砍了你的头,那么请你为我们这个寨子的庄稼丰收,你已经离开你的部落了,你既然来我们这个部落,你就要为我们这个部落,你就要为我们这个部落守护庄稼,要给我们平安。它大概的意思就是这个寨子不要出其他的意外,希望他能够保佑我们这个寨子。

    同期:李忠秀 时任边防七团二连指导员

    

所有的二八月,就是进入到杀人头祭谷子,二月是播种期,八月是收获期。收获的时候要敲木鼓,播种的时候要敲木鼓。这个敲木鼓就意味着村村寨寨要警惕,不要说老百姓紧张,连我都紧张,都是互相械斗。防止你来杀我,我来杀你。

    解说: 由于地域条件所至,一些与其他民族接触频繁的地区受经济、社会、文化的影响,猎人头习俗发生了变化。

    祭祀木人,就是在这种变化中出现的。

    同期:杨兆麟 云南民族博物馆研究馆员

    那么在沧源这边的话,因为他经常和傣族的交往,和外族的交往,所以他知道了一个,砍人头的事是一个亏本的事,我砍你的,我也要砍你的,这是永远也报不完的仇,所以有的村寨他就用另外一个方法,我出一点钱,和你砍到人头的这个村寨,你祭完以后,你借我祭一下,我给你钱。

    解说: 祭祀木人的出现,原本是作为祭奠被砍者的灵魂,后来演变为借人头,再后来就形成以木人代之。

    同期:杨兆麟 云南民族博物馆研究馆员

    然后比如说你砍的人头是个女的,你祭完我借过来祭,我也同样砍一个你的人像、你的木人,当借来的人头进村寨以后,我就把它做好的木人竖起来,和这个人头一起,同样要进行剽牛祭祀,祭完以后,我要把人头还给人家,我自己又把这个木人插在鬼林上,作为永久保护神,来保护村寨。第一家借的时候是个女人,第二家要换成男人,要和它配对,逐步逐步的这样配下去。所以它祭祀木人,至少说明了阿佤人看到了猎头血祭的惨痛后果,然后想出的一件替代品。他本身对猎头血祭是一个醒悟。

    解说: 当地称猎人头习俗改变的地区为熟佤,而保持原有习俗的地区称生佤。拉勐所在的地区是生佤,尽管民族代表和民族工作队努力做工作,但是直到20世纪50年代后期,这里猎人头习俗仍未制止。

    同期:魏德明 云南民族大学教授

    它为什么难以废除,他认为我祭猎头是最高贵的祭,和稻谷祭祀一起的,我要吃饭,这些东西是我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他们这样认识的,他不把祭人头是一种野蛮的落后的这么来对待。

    解说: 195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佤山围剿蒋军残匪,使佤山获得了第二次解放;同时由各级政府组成的民族工作队也进入佤山开展工作。

    1954年2月6日,民族工作队员左自友和陈显顺,在途经富保寨边时遇到了猎人头行动。

    同期: 左自友 时为民族工作队队员

    

刚刚天亮昏头昏脑的,叫我们出差到澜沧。背着文件就出来了,从哑口下去有一座桥,桥下面有条小河,我就下去洗手吃水。他就向前去了,到那前面枪就响了,枪砰的一响他就倒了。倒了以后因为那个茅草很深,我就赶快去看,我去看,我不晓得他会砍头的,去看以后这个头、这个砍法。头也不在了,他带的枪也不在了,文件到是我背着的。这样我就相当生气了,我就想要是我也一起走那我也完了。想想还把我留下了,他去了。

    解说: 部队闻讯后,已到达村边待命进剿,但因考虑民族政策,只好奉命撤回。

    1956年西盟虫害再次爆发,早稻严重欠收。1957年开春,干旱接踵而来,至四月末滴雨未见。猎人头祭木鼓的阴云再起。

    2月18日,永广村猎取困马村一个人头;

    3月,岳宋部落阿莫寨砍玉溪寨人头一个。玉溪部落头人准备率所辖40余寨,每寨砍阿莫寨一个人头。

    4月27日,困马村百余武装进攻永广寨;

    5月18日,永广寨出动200余人强攻困马村;

    猎人头的野火遍地延烧,中共西盟工委、政府在武装工作队协助下四处协调、化解。

    而此时,进驻沧源佤山的解放军战士竞然也遭不幸。在临沧市档案馆,我们找到了那次事件的处理结果。

    当时,根据中共云南省委和昆明军区的指示,由地方、部队和当地群众签约,不允许再发生类似情况。这就是当年签的协议书,部队代表正是周德纯老人

    同期:周德纯 原思茅军分区司令员

    

我们昆明军区测绘队要对那些佤族地方要进行测绘。在测绘期间,因为佤族他这个他有一个习惯,他就是杀人头要祭谷子,结果把我们测绘队三个人给杀了(两个)。

    同期:李忠秀 时任边防七团二连指导员

    当时是天晚了,他们要出去工作,我就说晚了,这个地方复杂,不是老根据地是新区,你们不要出去了,出去有危险。他们说不要紧,我们走不远,就是就在附近再工作一会儿,他们就去了。去了大概不到半个小时,一共是三个人出去,被杀掉了两个,跑回来一个。如果不跑回来这一个,我们还不知道。跑回来以后,我们就派了一个班赶快去,人头已经不在了。

    同期:周德纯 原思茅军分区司令员

    一下都捅到中央去了,就指示一定要处理好,不能再矛盾激化,不能让矛盾再激化了。把人头交回来,另外把我们的枪交了。杀了人还把我们的枪给拿走,那时候政策是什么呢,就是刚才说的这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这样子的,结果枪也抢了,人也杀了,要去处理这个事情也是相当难。

    解说: 后来部队决定先把人头买回来。当时这地方还使用银元和铜板,铜板也叫半开。

    同期:李忠秀 时任边防七团二连指导员

    我们用200块半开,两个半开等于一个大头,就用了200个半开叫银元给了杀人英雄。这个杀人英雄就到上困马找到这个人头,摆在那里。

    同期:周德纯 原思茅军分区司令员

    最后我们谈判的结果就是把人头交回来,把枪交回来,这就是他们的最大让步了。它是一个民族问题,所以对于民族问题,省委每一天都有指示。

    解说: 佤山属沧源、西盟两县所辖。从那以后沧源佤山结束了猎人头祭谷的习俗。然而,西盟佤山的猎人头祭谷到1958年仍在继续。当地府派出很多工作组前往制止,魏应昌就是其中的一个。

    同期:魏应昌 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原县委书记

    

1958年全国大跃进,我们那些地方叫互助合作,八九月我们就禁止砍头。有一个现在叫王压村的一个头人,叫岩上朴怀,他这个人当时有50多支枪,也有子弹,当时我们开了两天会,这个岩上朴怀怎么讲了,砍头这是我们佤族的礼节,不管你那个来说,你叫毛主席来说,砍头我们还是要砍的,他当时这么讲的。

    解说: 当时参加工作不久的魏应昌血气方刚,便与头人顶了起来。

    同期:魏应昌 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原县委书记

    你砍头你砍你的吧,你砍其它的人啦,我说好,我们今天摆好商量好,你是爱国生产委员会的副主任我是委员,那么既然是佤族,我们两个都是佤族,我说酒先倒好,倒好以后,那个有一个武装部长,我说你拿着刀,你拿着枪,我们两个酒喝了以后,你先宰他的,因为他是副主任,我是委员;宰他的再宰我的。我们那个酒都倒好了,要喝酒了,他说不要不要,后来他说算了。从那个时候,就没有看过砍头了。

    解说: 猎头习俗终于在1958年终止了。阿佤人逐渐明白互相残杀的痛楚。也就从那时起,村边的人头桩渐渐消失,但是佤山木鼓仍就敲着,深沉的木鼓声祭奠着那些无辜的先民、共和国的卫士。

    那么,后来的佤山木鼓,又是怎样敲出新时代的强劲鼓声呢?

责编:徐颖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