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好一个花鼓灯》第二集 千里长淮一条线

CCTV.com  2007年11月05日 09:47  来源:CCTV.com  

    【文稿】

                  淮河风光
    淮河之滨的凤台县是一个历史悠久,经济发达的地区。被称为“淮上明珠”。

    这里也是一个花鼓灯之乡。

    尚塘集,是凤台县里一个十分偏远的集镇,这个如今看上去十分冷清的小镇,在1933年曾爆发过一场轰动淮河流域的花鼓灯打擂抵灯大会。

    【同期】

    陈魁,原凤台推剧团团长。

   

    这是由灯迷的两个大户人家搞起来的,一户大户人家叫孙老八,他请的灯头是潘金德,艺名叫潘金莲,另一户大户人叫樊浩云,他请的班子是宋庭香。

    这两个灯班子当时在尚堂集村头相距不到50米的地方分别扎下场子,开始演起来,吸引了十里八村的观众,围观的很多,因为玩灯,谁的观众人多算谁胜,这就是我们当时凤台讲的叫“抵灯”。灯会越玩越大,头一天没见输赢,这一看两班的灯主急了,孙老八就叫人骑马到怀远去请人,樊浩云这班子就到颍上去请。

    【文稿】

    接到请贴,各路灯班星夜兼程,赶到尚堂集,小小的尚堂集汇集了四十个灯班子,400多位各县灯友。

    今年八十八岁的花鼓灯老艺人陈敬芝,是那场抵灯大会仅存的见证人。

    【同期】

    陈敬芝(花鼓灯老艺人 艺名一条线 88岁)

    

    我也在那儿玩灯,还有比我岁数大些,玩的好些,你像什么潘金莲,一台花,万朵花,月月红,他们来的时候都顶起来,就想招群众。抵了三天没分胜败,究竟哪一方班子败了?没有胜败。然后他们还去请人,请多少班子来。多远的观众都来了,几十里路的观众都来看灯。人海人山。

    【文稿】

    尚堂抵灯大会进行了三天三夜,直演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同期】

    陈魁(原凤台推剧团团长)

    到了第四天,两边灯班子、玩友人困马乏,观众也人困马乏,宋庭香一想这也不是个事,他带了一班玩友,顶上三节杠,两节杠跑到潘金德灯场子前面,并且绕场一周,并且大声呼喊,你们灯友们都看看,宋庭香这边灯班子又来人了,樊浩云又请了红角了,请了有“赛貂蝉、白菊花、草上飞。都过这边看呐。”他这一喊,观众呼啦一下跑到宋庭香灯场这边来了,潘金德那边灯场,观众人所剩无几了,只能罢场收灯,宋庭香这边大获全胜。

    【文稿】

    如今,七十多年过去,尚堂集里已无人记得当年那场盛况空前的花鼓灯会。往事如烟,渐行渐远。然而花鼓灯的锣鼓声却一直在淮河两岸绵延不绝。

    

                   硖山口
    离县城不远的硖山口,河岸两边双峰对峙,一块巨石分风劈流,插入河中,形成一道关口,是淮河第一险要。

    这里曾是古代淝水之战的古战场。一千六百年前,东晋和前秦曾在这里扎下营盘,随后爆发了著名的淝水之战,东晋军队以少胜多,打败前秦,此役凭借以弱胜强名垂史册。

    公元2006年,一场规模盛大的全省花鼓灯会在凤台县城举行,这次灯会又一次轰动了江淮大地。承办这次灯会的是凤台县人民政府。

    【同期】

    姚多咏(凤台县县长)

    

    凤台为什么举办全省第七届花鼓灯会,因为我们凤台是我们国家文化部命名的中国民间文化之乡、花鼓灯之乡,也是我们整个沿淮地区花鼓灯艺术陈氏流派的花鼓灯发源地,花鼓灯艺术在我们凤台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同期】

    陈魁(原凤台县推剧团团长)

    我们凤台县是花鼓灯圣地,像中部桂集出了著名花鼓灯艺人田振起,宋庭香,王集陈巷子出了陈敬芝老先生一条线,像刘集,潘集,姚家湾,这都是我们凤台县有名的灯窝子。

    【文稿】

    

                陈敬芝表演
    在这次花鼓灯会的开幕式上,被称为千里淮河一条线的凤台花鼓灯老艺人陈敬芝以88岁高龄登台亮相,全场观众报以热烈掌声。

    一条线陈敬芝无疑是凤台花鼓灯的代表人物,他的舞蹈风格也成为凤台花鼓灯流派的特征,那么陈敬芝是怎样成为一个受人爱戴的花鼓灯艺人呢。

   

    陈敬芝出生在凤台县陈巷子村一个农民家庭,那里也是个灯窝子,现在它被命名为“花鼓灯陈氏流派原始生态村”。村里人人都喜欢花鼓灯,村里至今也经常举行灯会,乡亲们头系白毛巾,敲起锣鼓,灯友情不自尽下场子扭起来,这位黑脸大汉虽五大三粗、虎背熊腰,但扮起兰花依然风摆杨柳、摇曳多姿。

    他们那原生态的灯歌也唱得气壮山河。

    【同期】

    小小鲤鱼,红着腮,上江游到下江来

    上江吃的是灵芝草,下江我吃的是老鹿胎

    不图玩灯我何必这里来

    【文稿】

    陈敬之在家乡耳濡目染,从小就喜欢玩花鼓灯。

    【同期】

    陈敬芝(花鼓灯艺人,艺名一条线88岁)

    

    我13岁就跳花鼓灯了,家里那边有沟坎,沟根前有树,就上到树上向下跳,栽下去也不痛,就这样去练,所以过去有点功力。我就演腊花,我包头,那时候简单朴素,就头顶一朵布花,这勒上一条勒子,这带上一串明珠,叫遮脸羞,简单,脚上呢,就挂的三寸金莲,垫子叫三寸金莲,大脚人家不愿意看。忙了就去做农活,没事了就去玩花鼓灯,春节就去赶庙会。哪里有庙会,就到哪里去。人家都带几个钱,买几个馍带着,就这样,人家也没任何招待。

    【文稿】

    由于陈敬芝聪明伶俐,加上勤学苦练,很快在凤台县出了名,他和凤台的另一名著名老艺人宋瞎子宋庭香搭挡演出花鼓灯,红透了凤台县淮河两岸。

    【同期】

    陈魁(原凤台县推剧团团长)

    

    陈老师舞姿非常优美,他舞起来,身上的每块肌肉都能动。就像提线木偶一样,所以人们称他叫一条线。他年青的时候,还有个艺名叫小蜜蜂,因为他唱的好,当时群众流传,听了小蜜蜂,无被管过冬,看了一条线,三天不吃饭,一条线一走栽倒九十九,回头一看,起来一半。

    【文稿】

    那时候他演出去到哪,群众就追到哪,据说有三位老人更是追星族,他们三人年龄加起来共有270岁。

    【同期】

    陈魁(原凤台县推剧团团长)

    我小的时候,上小学的时候,那时陈敬芝老先生,当时我们光知道“一条线”来了,当时不吃饭都围去看,当时学校里把桌椅凳子都搬出去看了。桌子留搭台,凳子留看灯,等到“一条线”一来,观众围多了一挤,甚至把凳子都踩坏了

    【文稿】

    当年凤台著名花鼓灯艺人还有田小银子田振起、猫春李兆叶、盖九江詹乐亭及朱冠香等人。这些人的表演形成了安徽花鼓灯的三大流派之一的凤台流派。

    如今凤台老一辈的花鼓灯艺人大都已经去世,陈敬芝的表演风格便影响并形成了凤台流派花鼓灯的主要特点。

    高倩曾师从于陈敬芝等花鼓灯老艺人,并对花鼓灯艺术有深入研究。

    【同期】

    高倩 花鼓灯艺术专家

    

    陈老师他的表演特点,他比较温柔,他这个老师性格就比较内向,所以,他表演出兰花的特点,就比较含蓄、比较温和。

    【同期】

    陈魁(原凤台推剧团团长)

    他在表演方面非常有特点,有几个步法。一个是颤颠步,一个颤抖步,一个云颤步。颤、颠、抖是他动作的一个特点,他的肩部腰肌肉都抖动。

    【文稿】

    颤与抖突显着陈敬芝表演动作的轻盈与灵动,他表演起来如脚底春风、花枝乱颤,别具一格的颤、颠、抖已成为凤台陈氏流派花鼓灯表演动作的主要特点。

    【同期】

    高倩

    他的扇花特别灵活,他做起扇花来就像彩蝶纷飞一样,他可以利用扇花表现各种各样的动作表示劳动啊,表示生活。

    【同期】

    陈敬芝

    

    你看这个叫做里绕扇,一调过来叫做外绕扇,这个叫揉扇。揉扇、别扇,这叫水中留影。鹭鸶拿鱼。这叫鹭鸶拿鱼往水里看。

    【文稿】

    陈敬芝的生活经历却不象扇花那样绚丽多彩,他也有过失意甚至是凶险。

    【同期】

    高倩

    陈老师有一次去演花鼓灯,他唱花鼓灯歌,唱词中有一句,唱抗日的花鼓灯歌有一句叫“朱毛二路陕西拦”,就是朱德、毛泽东他们带八路军在陕西那边拦住日军。后来唱了以后,就被国民党军官听到了。把陈老师抓了起来关了几天。后来群众自发组织了几百人,把陈老师保出来了。

    【文稿】

    经历过这次磨难,陈敬芝更加不满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他向往光明,并主动为地下党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同期】

    高倩

   

     陈老师告诉我,他有一次在农村演出,这一带我们解放前有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他们叫“互助会”,跟陈老师他们经常有联系,有一回要端国民党的一个炮楼一个碉堡,就让他们去演花鼓灯,就在炮楼旁边的那个空地里演。演了以后,四乡八村的老百姓都去看,连碉堡里边国民党兵也去看去了,站岗的也不站了,都去看去了,结果这边热火朝天的演花鼓灯,那边我们的“互助会:地下组织就把这个炮楼给端了。

    【文稿】

    解放后陈敬芝一直在凤台县城里的文艺团体里工作,演出并传习花鼓灯艺术。这天老友朱冠香来他家串门,两人谈起1953年进京演出那段往事。当年陈敬芝是凤台县负责找进京演员的召集人。

    【同期】

    陈敬芝

    1953年腊月,北京来人看花鼓灯的状况。什么样的?看过以后,大家介绍我们县哪一个、哪一个,叫我点名去找。第一次是我下着雪,跑到桂集田家大树,找田振启。我去他正在桂集挎着篮子卖瓜子。我对他讲的。我把他找来了。第二个找的他。第三个找的詹乐亭盖九江,过年以后就到省里去了,就到了安徽省,到了合肥,在那过了一段,停了几天以后,这几天过去以后,一挂列车都到上海去了。

    【文稿】

    陈敬之他们经过合肥的初选以后,乘火车到了上海,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同期】

    陈敬芝

    到上海先是六省一市的汇演,六省一市汇演也有这里的那里的汇演结束了,就要转入北京,转入北京,开好会了,一个人发一套人民服。

    当天晚上我不知道,都发人民服,没有我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会人还是叫我挑的呢,又不叫我跳了,交给旁人了,交给李兆叶了。然后他们每人发一套衣服欢天喜地的。

    【文稿】

   

        1953年拍摄的纪录电影《花鼓灯》
 1953年陈敬芝未能去北京参加演出,成为他终身的遗憾。当他看到当年拍摄的电影资料时,更勾起了他伤感的回忆。

    【同期】

   

           陈敬芝(右)和朱冠香(左)
 陈敬芝

    不上北京的原因不就是成分不好吗,身上“不干净“的不能见毛主席

    朱冠香

    他地主成分,那会儿不是讲“成分论”吗。

    记者

    不去北京心里很难受吧?

    陈敬芝

    那事太狠了,上海发衣服,隔天就走了,我一夜没有睡。

    陈敬芝

    我一直哭了一夜。

    【文稿】

    在记忆中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伤痛,从此,陈敬之买衣穿衣只穿那套被称为“人民服”的蓝布服装,五十多年来不曾改变。他想证明自己是人民中的一员。

    陈敬之一直在外地和家乡演出并教授花鼓灯。为花鼓灯艺术奉献了毕生精力。他的优良品德和高超技艺,赢得了人民对他的热爱和尊重。

    【同期】

    马宏(花鼓灯艺校学员)

    

    我最崇拜的老艺人就是一条线陈敬之。

    【文稿】

   

    在安徽花鼓灯艺术学校,有很多像马宏一样的小学员在学习花鼓灯。训练有时是艰苦的,他们一边学习文化课,一边学习花鼓灯,学习生活很充实。

    在学校的一旁,新的教学大楼已经拨地而起,蓝图已经展开,一座全省最大的花鼓灯艺校即将落成。

    

    凤台县还有一个安微省花鼓灯艺术团,它是由县艺术团升格而成的,这里的花鼓灯专业演员年青而富有朝气,他们在保留传统花鼓灯特点的同时,也进行了一些改进与发展,以适应现代人们的审美需求。

    

          安徽花鼓灯艺术团赴国外演出
    艺术团还曾到国外进行演出,为祖国为家乡赢得了赞誉,在第七届灯会上艺术团的《伞头花场》等节目亮相舞台,成为获奖的热门节目。

    在凤台花鼓灯中除了灯班表演歌舞外,更多的是锣鼓班子,离凤台县城不远的谢郢村的锣鼓班子,由当地农民组成,他们的表演极具凤台特点。

    凤台花鼓灯以锣为主,鼓点子跟着铜锣起,这是凤台与其它地区锣鼓的区别,锣鼓手都是代代相传,十八番段落的节奏早已烂熟于心,所以他们可以背过身来。各打各的,锣鼓点子,复杂多变,又无人指挥,但总谱节奏依然不乱。每位灯友专心敲打,动作规整,却也符合凤台花鼓灯动作幅度小而灵的特点。

    【文稿】

    花鼓灯植根于凤台县的人民群众,已经融入他们的生活。

    刘集乡的任永杰是个灯迷,甭管干啥总要唱现编的灯歌。

    【同期】

    任永杰(刘集乡农民)

    

    这豆芽子不算孬,天天生产还够销

    每天都卖好几缸,一百的票子俺兜揣下好几张

    【文稿】

    任大叔每天走街串巷边买边唱,总能招来许多顾客。

    【同期】

    任永杰(刘集乡农民)

    买我的豆芽子,你不要怕来,俺给你的是批发价,这豆芽子不过费点油和盐,总共不过块把钱,你看这豆芽怎么样,今天产品不够销,买豆芽子的真不少,豆芽子也不孬,看起来今天产品不够销。五毛钱我给你一大包。俺卖豆芽本事好,手上带的有电脑,我一抓就知道有多少了。

    【文稿】

    任大叔卖完豆芽回到家中,余兴不减,又在院里扭了起来,

    【同期】

    任永杰(刘集乡农民)

    这又是唱又是扭,今天要好好露一手

    【文稿】

    庄稼丰收,农民们心里高兴,想唱就唱,想跳就跳,叫上一班同村的灯友,找个空场就扭起来。

   

                 小车灯
    花鼓灯,小车灯,旱船灯,玩就玩个尽兴,这就是植根于民间的凤台花鼓灯。

    2006年11月8日夜,是第七届花鼓灯会的凤台县专场。重头戏是陈敬芝创意并演出的《千里长淮一条线》。88发的陈敬芝以完美的演出获得观众们的热烈欢迎。七十多年前在尚堂抵灯大会上,陈敬芝和宋廷香一方取胜,这次灯会他的表演还能胜出吗?

责编:徐颖

1/1

更多相关新闻